“1元购画”筹得1500万去哪了?发起人回应:“罗一笑事件”不会重演

摘要: 这些画作太美了……

09-06 00:26 首页 连资视野

从昨天到今天,

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一条消息刷屏

“你参加1元购画了吗?”

看似突如其来的一场活动

瞬间就在朋友圈火了。



这一活动从8月17日开始募款,

H5“卖画”页面通过链接、图片等形式

在朋友圈传播后,

该项目的募款参与人数、金额飞速上升。


29日15:30,整个项目筹款金额已达到

15,029,059.79元

已经超过目标筹款额度1500万元,

该项目宣布结束



营销?活动?公益?

网上对这一活动众说纷纭

各种声音浮出水面。


“小朋友”画廊:“来自星星的梵高”


据媒体报道,这是腾讯公益中一个名为“用艺术点亮生命”的项目。在这项活动中,你可以欣赏到许多属于特殊人群的小朋友的画作,他们患有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征等精神障碍。


进入活动页面,用户可以看到

来自25位“小朋友”的36幅画↓


只要1元或者输入任意金额,

就可以“购买”下他们的画。


购买完成后,可以听到一段作者的语音,

也可以将买到的画保存到自己手机上。


很多人都把这些画设置成了屏保……

据了解,这些画的作者最小11岁,最大37岁,

其中大部分“小朋友”都是20岁或30岁以上。


WABC西安站的学员仔仔在认真画画



关于这个项目,腾讯公益这样回应:


99公益日“小朋友画廊”H5,是由腾讯公益和“wabc无障碍艺途”公益机构联合出品的线上线下互动公益项目,不存在所谓的“投资商”


“用艺术点亮生命”项目由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WABC)在腾讯公益平台上发起、由具有公募资质的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负责善款接受。


用户每购买一副自闭症儿童的画作,就相当于向腾讯公益平台上的“用艺术点亮生命”公益项目进行了捐赠。该项目旨在消除社会偏见,帮助患有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症等精智障碍的特殊人群改善生活,融入社会,实现自我价值,相关善款将用于帮助这些受助群体。


作秀、营销还是公益?发起人:不惧质疑


“一觉醒来,朋友圈铺天盖地都是‘一元购画’的内容,真的很震撼。”


暨南大学汉语国际教育的陈同学告诉记者:“现在许多公益项目,不是专门搞公益的都不了解,但是总有那么一些内容,突然就开始在朋友圈刷屏,一下子大家都在关注,都在参与了。”


腾讯公益表示这其实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泄露”。原本计划9月1日上午在线下互进行动展览发布,但有合作伙伴自己转发到了朋友圈,没有想到这个简单的举动,导致事件迅速发酵。


为什么会参与活动?

很多人还是把目光投向了内容。


“目前国内的公益募捐处于两种极端,一是靠‘卖惨’求着大家捐款,一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批评公众,似乎在逼着大家捐款。从公益传播的角度看,这次行动与之前很多公益筹款不一样的是我们是因为欣赏作品而捐款,直接回归到了画作本身。” 


资深媒体人、CSR环球网发起人梁宝琼表示,很多人之所以点开朋友圈的信息纯粹是因为画作好看,到了挑画的时候,画家的故事才第一次进入购买人的注意范围,也才意识到这是一次公益捐赠行为,而且H5中使用的字眼很微妙,用的是“购买画作”而不是“捐赠画作”,一元钱的数额更是刺激了公众的购买和分享


“这是公众基于自己的审美作的购买决策,是带着赞赏和微笑参与的,而不是苦大仇深的捐赠。” 梁宝琼说。


画家捷麟画作


画家小龙画作


画家小燕子画作


WABC其他画家画作



但伴随着这种传播的成功而来的

也有各种质疑的声音。

对此,WABC创始人苗世明称:

“我们不惧质疑,罗一笑事件不会重演!”


质疑1:募集的1500万元去哪了?
回应:将用于机构发展和帮扶开展


对此,苗世明解释道,1500万元的善款,三分之二将会用于目前十个分支机构的深入发展,帮助这些城市的分支机构更好地帮扶脑部残障群体,另外三分之一将会用于拓展新的城市,在这些城市继续开展脑部残障群体的艺术帮扶项目苗世明还表示,目前项目组织方已与腾讯公益、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进行了协商,活动后会就资金的流向、具体用途等情况向公众作更详细的发布。


腾讯公益也表示,善款接收方是深圳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用户捐赠的善款将直接存入接收善款的公募机构账户,而不会进入腾讯公益,不存在“分成”,亦没有所谓的投资商。



月报部分截图


质疑2:捐款款项使用会公开吗?
回应:善款使用会定期公示,接受监督


“月报和年报都会公开。如果项目运营出现问题,比如说没有按项目书要求去做,没有达到预期,钱就会断掉。如果能按项目预期完成目标、效果和质量的话,就会提供资金支持后面的运营。”WABC广州教学负责人罗靖仪称,腾讯公益和基金会会共同监控。


腾讯公益官方则表示,项目后续的善款使用情况,公益机构必须在腾讯公益平台上进行定期公示,接受所有公众的监督和询问。



方式一:可以通过项目页面直接查看链接请戳

方式二:打开微信,我-钱包-腾讯公益-个人中心-捐款记录-项目动态


另外,捐赠过善款的用户若关注了“腾讯公益”微信服务号,也会收到善款执行明细情况的及时推送。


质疑3:画作有人代笔?孩子分不到钱?
回应:均为“小朋友”创作,作品出售支付版权费


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表示,所有画作均为这样的“小朋友”创作的。在艺术疗愈课堂上,老师会就主题给学员启发和引导,再由孩子们选择画材自由创作。老师会启发学员进行绘画的尝试性探索。


“他们都画画很多年了,短的有3到5年,长的有七八年。”罗靖仪表示,老师会教他们技法,以原生艺术的概念做主导,让他们用自己独特的创作去表达,如果他们有兴趣的话会每天画,累积下来肯定能呈现比较完整的作品,“每一个孩子的画风不一样,没有谁像谁的情况。”


罗靖仪表示,为“小朋友”提供的课程和活动都完全免费的。同时,WABC会与一些学员签约,每个月为他们提供创作资金。


这次创作了《大海》《春之月》《冬之蕴藏》,参与“小朋友”画廊的WABC广州学员李捷麟于2015年签约,李捷麟的母亲告诉南都记者,按照合约,WABC每月提供一笔资金支持他的艺术创作,李捷麟画作的版权归WABC所有,如果作品出售,将得到10%的版权费用。


慈善要透明,但也不妨多些善意


中国脑部残障群体人数目前在3000万人左右,

自闭症人数在1000万人左右,

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庞大群体。


“这个群体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公众对其‘生态性的接纳’的问题。他们不缺钱,他们缺的是公众的尊重、理解和接纳。”苗世明说。


慈善公益应是纯洁的、纯粹的,

网友每一次质疑都应换来

慈善事业的进步和完善。

这一次也应该如此。


尽管有郭美美事件、罗一笑事件的负面影响,

但慈善的初心不会也不应改变。

对此次朋友圈“一元购画”,


我们不妨多一些善意和支持,

让更多人相信并感受到温暖。


《在世界尽头相遇》(小龙 28岁)海洋、红日、大雁……在最不起眼的右下角是一对小小的人儿:女孩儿穿着嫁衣,亲密地牵着男孩儿的手。你或许说不出这是日出之时还是日落之态,但却会感动于此情此景下深藏着的爱。

《漩涡》(媛媛 32岁)就像余秀华写的炽烈的诗词,你读的懂也好,读不懂也罢,她们自有自己的表达。你说这是霓虹变幻,还是纠缠深陷的情绪?

《冬之蕴涵》(捷麟 22岁 自闭症)在大多数人眼中,冬季是万物皆眠的季节;但在捷麟的眼中,那些枯藤老树的枝丫上,却跳动着一些热烈的火苗,正充满生命力地一翕一合。

《水族》(星际 37岁)形态可爱的水母、排列齐整的海螺。这些如同原始壁画般简单的涂鸦,讲述着最原始的海洋故事。

《大海》(捷麟 22岁)一千个人的心中,有一千个大海。我想,捷麟应当是个爱着“蓝”的大男孩。“好巧,我的心里也住着一片海!”

《我的梦想》(派派 17岁)派派说,每当看到快餐店店员铲薯条的时候,都会犯馋。派派的梦想是到快餐店后厨炸薯条——其实,“吃货”的梦想,往往就是这么简单呀。

《让香蕉飞一会儿》(隽昊 11岁)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是什么?对熊猫来说,是竹林和草地对小猴子来说;对猴子来说,是漫天下起香蕉雨;对他们来说,是理解和表达。

《我的动物朋友》(曾晟 12岁)我的世界里总有几只奇怪的动物朋友跟着我,他们像一个愿望。我并不认识他们,但我不能走得更快,更不能丢下他们。

《遨游太空之旅》(吴永逸 22岁)年少时候的我们,或许还有着成为太空宇航员的梦想;长大后的我们,将那个遥不可及的梦,存放到了现实的黑洞了。对于22岁的吴永逸来说,他的太空没有布满深邃的黑,而是绚烂的彩色。“你的星际真美。”

《背影》(杨谨榕 19岁)画中人物的脸并不清晰,仅用上万条点、线、面勾勒而成。

《万物生》(小燕子 28岁)所谓的“万物生”,实则是一个黑白的春天:这个如同蜘蛛网般密布的立体世界里,有如同眼睛般的种子,也有如同利刃般的有脉络。

《我的同学》(刘诗荻 15岁)这是一个典型的自闭症孩子的视角,你很难从这个面部模糊的人物脸上看到任何情绪——读懂自闭症儿童的内心,一幅画似乎远远不够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七夕报告丨热恋花费618 已婚花费314

3周年送福利丨红包 加息 919现金大奖

网贷监管一周年:连资贷合规之路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活动,在登录状态下分享此链接,集赞30个将截图发送至“连资视野”公众号,即可获得18元投资红包!



首页 - 连资视野 的更多文章: